【用行动践行初心和使命●技能工匠】杨祉刚:匠心造车 尽心履职

发布时间:2019-07-15


  穿着干净的灰白色工作服,带着黄色安全帽,在神龙公司武汉一工厂焊装一线钣金岗位02调整线上,杨祉刚是其中平凡的一员。但是拿上钣金工具,他专注的眼神、娴熟地操作,瞬间成为班组的焦点。

  进入神龙公司二十多年,杨祉刚有过许多身份,比如全国劳模、湖北省工会兼职副主席、以及去年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。最让他踏实的,还是一线工人这个身份,他也最喜欢别人喊他“杨工”或是“老杨”。
  “服从,做事从不推诿,肯吃苦。”

  02调整线,这是杨祉刚从北京回来后新调入的班组,班长沈荣方与杨祉刚几乎同时进入神龙公司,算是老相识。“服从,做事从不推诿,肯吃苦。”在沈荣方印象里,杨祉刚不爱说话、总是闷头干活。

  服从上级安排,杨祉刚说,这是一种习惯。
  1994年,高中毕业的杨祉刚没能继续念大学。和千万中国家庭一样,杨家父母对子女也寄予“成龙成凤”的厚望,但单靠务农挣来的微薄收入,读书这条路终究是艰难了些。
  相比之下,当兵不失为“鲤鱼跳龙门”的另一条好出路。当时,杨祉刚所在的随州随县洪山镇,不少父母都将孩子送去当兵,逐渐成了一股潮流。在潮流的裹挟下,18岁的杨祉刚也背上行囊,踏入军营。
  “经历痛苦后记忆才深刻。”这句话,杨祉刚说的是入伍头三个月,在新兵连的生活。部队训练站军姿,要求新兵膝盖中间夹一枚硬币,双手贴合裤缝处各夹一枚硬币,想不让硬币掉下去须得浑身使劲,在大冬天里也能站得浑身冒汗。踢正步更是新兵们的“噩梦”,一只脚着地,一只脚悬在半空,半小时不能动弹。“最后喊结束时都没人动,因为大家都站僵了,根本动不了。”
  训练过程中若有违纪违规的,自然有一顿罪受,或轻或重,将这群刚入伍的小年轻整治得服服帖帖,这是新兵们的“必修课”,也是军人素质养成的开始。5年军营生活,杨祉刚养成了两个习惯,一是吃饭快,二是守纪律、服从安排。
  “给他安排任务,不管难度多大,他总是先动手去做。真遇到难题也会自己先琢磨琢磨,主动想办法,甚至会主动帮别人想办法。”沈荣方记得,一次下班后,一辆308侧围冲压来件开裂,修复难度较大,他临时找当时还在隔壁班组的Mag焊高手杨祉刚帮忙。杨祉刚二话不说陪他们修到晚上9点多,直到问题顺利解决。在沈荣方看来,良好的工作态度决定工作质量的80%,而杨祉刚做事总能超出他预期,有老一辈东风人的风格。
  “人要学会朝前想,主动学习才有机会进步。”
  虽然在部队里当的是通信兵,对设备维修颇有心得,但进入神龙公司焊装车间后,杨祉刚还得从技术含量最低的操作工做起。杨祉刚自觉性格内向,遇事喜欢自己安静钻研,事实上,从操作工到神龙公司Mag焊冠军,到现在的钣金修理工,这些技术的确多半由他自己勤奋钻研而来。
  当兵那几年,他领悟出一个人生道理:人要学会朝前想,多为今后打算。在做操作工时,杨祉刚就主动将步子朝前迈了一步——自学悬点焊、Mag焊,在师傅们的指点下,仅一个星期便掌握了操作要领,并主动利用下班时间反复实践,熟能生巧。当Mag焊岗位人手紧缺时,杨祉刚带着熟练的技艺挺身而出。
  这股钻研劲不止让他技术突飞猛进,也为工友们带来了不少福利。余柏斌对杨祉刚改造的“拉拔钉”就十分赞赏,这是多功能焊接机上的工具之一,原件操作难、使用起来颇不顺手,操作员屡屡抱怨。杨祉刚用废旧Mag焊枪导电嘴、螺杆、多功能焊接钉等制作了个新的,新工具重量轻、操作简单,投入使用后返修作业效率大大提升,工友们很是喜爱。
  2007年、2008年连续两年斩获神龙公司Mag焊工技能比武冠军后,杨祉刚又向前迈了一步——学习钣金返修。相比焊接,钣金技艺掌握起来难度更大,稍有不慎就会导致报废。不过杨祉刚在二者之间找到了相通之处,他将之归纳为“胆大心细、精雕细琢”。
  “比如0.1毫米高度的缺陷,修复过程中要稳住气息、拿捏好力度,操作时还要考虑金属弹性,想做到天衣无缝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经验,切忌心浮气躁、大大咧咧。”杨祉刚说。前几日,调整线上一辆白车身翼子板边缘鼓起1毫米,新来的员工提议报废,杨祉刚笑笑,拿起工具一番操作,2分钟解决问题。
  钣金技术也是他利用休息时间自学成才,岗位空缺时再次从众多员工中脱颖而出,且仅用半年时间,就闯入神龙公司钣金技能比武决赛,其中下了多少苦功自不必言说。“主动学习才有机会进步,从来没有哪个岗位会等你上岗了再去学。”所谓“技多不压身”,从农村走出来的杨祉刚看得十分透彻。
  积极履职,在聊天、走访、观察中了解工友需求
  沈荣方用“老实”形容他,余柏斌用“内敛”形容他,神龙公司工会焊装分会主席何水阳干脆用了个偏女性的词“文静”,2014年在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学习时,同窗们都亲切地叫他“闷葫芦”。
  “不爱说话”这是大家对杨祉刚的第一印象,与工友们在班组园地休息时,他总是军人般端正的坐姿,微笑着听他们絮絮叨叨,偶尔插上几句。
  “我喜欢当倾听者,尽量鼓励他们多说,发牢骚也可以。”去年当选全国人大代表后,这一习惯表现尤甚。履职期间,他要尽可能多地搜集员工意见,但座谈会上大家往往不愿说或不敢说,细心的杨祉刚就从聊天、走访、观察中去了解工友需求,时间一长,收获倒真不少。
  这次带上全国两会的《关于大力弘扬劳模精神、劳动精神和工匠精神 激励广大职工在高质量发展中建功立业的建议》就是他从大量深入走访中提炼出来的。
  而全国人大代表这个身份,也着实“逼”着他将自己的性子改了一改。过去一年,他先后多次参加学习培训、参观走访以及各类会议,社会活动多了,自然得从“内向”变得“外向”。尤其是参加需要发言的重大会议,杨祉刚说,那对他是极大的锻炼。
  “开会前要根据会议内容查找大量材料,相关内容都得仔细研究琢磨,搞懂弄通,形成自己的见解,最后才敢在会上发言,回来才敢跟工友们宣讲。”这个消化材料和宣讲过程让杨祉刚的知识储备呈几何级增长,发言能力也与日俱增。今年全国两会期间,杨祉刚前后接受数十家媒体采访,表现得毫无压力。
  “他干起活来像头老黄牛,现在说起话来越来越犀利,尤其是敢说实话。”一次工厂工作座谈会上,杨祉刚为一线工人请愿,提出工人劳动强度加大的同时,岗位津贴等都应该在工资里有所体现。何水阳记忆里,杨祉刚这样在会议上为一线工人据理力争的场景有许多次。
  去年全国总工会领导到湖北省总工会调研,杨祉刚作为企业代表参会。会上,他将企业工会经费使用的难处和意见如实汇报给全国总工会领导,针针见血,“敢说实话”的名气进一步传开。
  代表、员工和父亲
  杨祉刚说,他曾经最遗憾的事就是高中毕业后没能继续念大学,从中国劳动关系学院毕业后,他拿到货真价实的本科毕业证,总算了了多年心愿。这些年的学习以及全国人大代表履职过程让他迅速成长,有了更开阔的视野和更高的见地,凡事都会从不同角度和层级去考虑。
  有时候员工或为些许眼前利益吵闹,杨祉刚听完后会及时开导,站在企业角度帮他们分析利弊,引导员工走出误区。
  但时间长了,有的员工难免对他产生误解,生出些非议。不过何水阳倒是不为杨祉刚担心,他注意到,有人称赞他时,他礼貌笑笑,埋头干活;有人故意挤兑他时,他更是毫无波澜,继续埋头干活,回头还是那个待所有人都真诚有礼的杨祉刚。
  生活中的杨祉刚行事十分低调,前几年被评为全国劳模,他也只与家中几个近亲知会了一声,从不主动炫耀。去年,何水阳拿着本神龙公司宣传一线员工的图书去杨祉刚家走访,杨祉刚读小学的小女儿在书中翻到爸爸的照片,惊讶道:“我爸爸在上面,我爸爸是名人。”
  问起杨祉刚工作之余的爱好,他揉着额头想了许久,最后挤出四个字:“好像没有。”没有爱好的杨祉刚却是极力培养一双女儿的兴趣爱好,大女儿从小学美术,年初学校组织会考,大女儿艺术专业成绩和文化课成绩均在高二年级名列前茅,杨祉刚寄予厚望。小女儿近年学吹葫芦丝,时不时打退堂鼓,为了让她坚持下去,杨祉刚也买了把葫芦丝,和小女儿一起学,父女俩相互勉励,如今小女儿功力见长,杨祉刚也学会了好几首曲子。
  “我从小没学什么特长,希望孩子们能多学些本领,将来的路比我走得容易些。”杨祉刚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平静而坚定。(记者 周惠明 文/图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