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用行动践行初心和使命●技能工匠】​朱卫东:坚持,成就更好的自己

发布时间:2019-09-11

  朱卫东(右)正在进行现场检查。

  朱卫东(中)正在与同事沟通工作。

  记者 孙波/文 刘鸿飞/图 见习记者 张梦娴 通讯员 刘子晔

  走进东风设备制造有限公司西城组合机装配车间,100多台加工中心、自动焊接专机颇有阵势地占据了车间一隅。

  湖北省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、荆楚工匠、东风设备制造有限公司首席钳工朱卫东颇为骄傲地介绍,从去年到现在,他和同事们一直都在为这些以微米单位计量的高智能的“大家伙”忙活。

  “再难的问题,也难不过办法”

  “朱师傅,有个轨道始终不能达到咱公司要求的0.005毫米误差,你一会儿有时间能否看看?”采访当日,车间师傅找到朱卫东,请他出马解决加工中心调试中出现的问题点。

  机床,是制造机器的机器,因此也被称为工业制造的“母机”。朱卫东的工作就是生产、调试这些“母机”。

  在同事们眼里,朱卫东有着“微米钳工”的称号。这是因为数控机床制造工艺的精度要求是0.02mm,东风设备机床的误差精度严苛到0.015mm,而朱卫东可以把这个数字控制在0.01mm以内。成年人的发丝直径是0.08mm,也就是说,朱卫东的机床装配精度,达到了头发丝的八分之一,而这毫厘之间的拿捏,全靠朱卫东的一双手来把握。

  医生问诊时讲究“望闻问切”,朱卫东说调试机床时他们同样需要这样。朱卫东说,加工中心上任何一个部件,若与设计标准间有误差,都会导致最后无法产出合格的产品,可谓“失之毫厘,谬以千里”。

  在加工中心上所有的高精度零部件中,导轨是极其重要的部分,它的装配平行度直接影响着机床的加工精度。

  导轨的安装是一项极为精细的工作,为了追求那条最完美的直线。现场只见朱卫东用油石在安装面上,一点点进行着纯手工、轻柔、细微地打磨,最精妙的平衡只在毫厘之间。

  “要达到既定的参数要求,手上的活儿要做到‘狠、准’,很重要的一点是心里要有数。”朱卫东一边说一边做。他比喻道,好比很多人读书说的语感,钳工手上的活儿则需要手感。这中间没有捷径可走,就是要多琢磨、多练习。

  近期,朱卫东和同事遇到了点儿难题。因为产品临时换型,他们要将原本已经可以交付的加工设备进行重新调试,将刀具精度由0.03mm提高到0.015mm,夹具精度由0.03mm提高到0.005mm,转台分度误差由5s提高到2s。全部设备精度调整要求翻倍,难度却不止于翻倍。

  “再难的问题,也难不过办法。”朱卫东带着项目团队,一项一项进行攻关,问题一个一个解决。

  杨平是朱卫东今年新收的徒弟,才跟随师傅几个月,就深深体会到何为“一次不行推翻再重新来过”。“我是特别佩服他这种精神的,在他这里没有差不多,只有绝对地达标。”

  “汽车工匠代表的不仅是一门技艺,更是一种品格、一种精神。没有一流的心性,就没有一流的技术。”朱卫东这样要求自己。正是源于对岗位的热爱和责任、对内心底线的坚守,才会有汽车工匠们对产品的精雕细琢、对技术的务实钻研、对传道授业的竭力付出。

  “一个人走得快,一群人才走得更远”

  “如果有机会改变现状,你的希望是?”“我希望能够从事企业技能教育工作。”朱卫东毫不犹豫地回答。

  “一个人可以走得更快,但一群人才可以走得更远。所以这些年,我一直琢磨的就是如何将技艺进行传递。”朱卫东说。

  借助“朱卫东创新工作室”这个金字招牌,这几年朱卫东一直在车间里“招兵买马”。他利用各种平台开展培训,为员工详细讲解作业标准以及如何解决安装调试中遇到的难题,分享设备装配方式及解决问题的思路和技巧等,有效调动年轻人的学技热情,推动车间形成“人人讲精益生产,人人践行精益生产”的良好局面。

  不仅如此,朱卫东还先后编写了《DH400加工中心操作与维修》、《加工中心自动线常见问题》、《多轴箱装配方法和技巧》、《加工中心预验收检查基准》等近60份标准作业书和培训教材。

  今年,朱卫东的徒弟黄奋飞被派去承担郑州日产生产线的装调任务。首次承担任务,黄奋飞坦言很忐忑。“放心去,相信你的能力,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。”朱卫东给黄奋飞吃了一颗定心丸。最初,黄奋飞一天要打三四个电话请教问题,随着项目有序推进,电话已不再是请教问题,而是向师傅报告项目进度。

  在家里跟着师傅做项目的杨平则表示:“师傅这里就是一个宝藏,需要学的东西太多了。”杨平今年的目标就是主攻师傅的3项绝技绝活——钢管听诊法、直线导轨找正、机床故障诊断4步法。

  “要达到师傅的水平不容易,但是我会像师傅一样,每天努力一点点,最终一定会遇到一个更好的自己。”杨平说道。